HashKey 曹一新:解读 NFT 在分布式商业和 Metaverse 领域应用潜力

HashKey 曹一新:解读 NFT 在分布式商业和 Metaverse 领域应用潜力
2021年05月23日 10:37 链得得App

撰文:曹一新,就职于 HashKey Capital Research

审核:邹传伟,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

20 世纪 70 年代,英国经济萧条,几个摇滚青年用音乐掀起伦敦朋克运动;半个世纪后,几个技术极客用代码创建的 1 万枚朋克风像素头像 NFT 售价高达 7 万至 750 多万美元。

3 月 11 日,以 6934 万美元在知名拍卖行佳士得成交的数码艺术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让 NFT 概念迅速出圈;2 个月后,9 枚 CryptoPunks 又以 1696 万美元在佳士得拍卖成交。

NFT 的出圈引发了关于 NFT 的价值、NFT 市场的可持续性等话题的热烈讨论。当电商巨头 eBay 宣布支持 NFT 交易,不禁令人再度思考,这是又一次滚滚历史车轮压过文化痕迹?还是会在不理解和质疑声中为行业开启继 DeFi 之后的又一个大规模落地生态?

根据 Coinmarketcap 和 DappRadar 网站 5 月 10 日数据,NFT 概念代币总市值约 306 亿美元,接近 DeFi 概念代币总市值 (1536 亿美元) 的五分之一;NFT 市场近 30 天交易额超过 3.6 亿美元,与日交易额就高达 650 亿美元的 DeFi 还相差甚远。本文概括当前 NFT 市场的几个应用形式并讨论两个 NFT 有望催生的生态:

分布式商业(DeCo)

基于同质化代币标准的智能合约实现了金融资产的分布式交易,建立起 DeFi 生态,为 DeCo 打下了金融结算环节的基础。但 DeCo 是更宏大的愿景并很难脱离物理世界,对传统虚拟商品交易市场运作模式进行改造是一个折中的切入点:数字收藏品的分布式交易平台有利于优化数字版权的利益分配,减少摩擦成本;以游戏道具为主的虚拟资产交易市场也需要便捷的跨境电商解决方案;于是利益相关方在变革压力下探索基于区块链和 NFT 的点对点商品交易模式。但目前区块链技术只提供了一种思路,要最终实现 DeCo,仍有若干问题有待解决。

Metaverse

Metaverse 为我们畅想了一个集合 VR、AR、3D 技术的虚拟世界,愿景是让玩家沉浸在一个由 AI 驱动、多人协作涌现前所未有交互体验的心流网络。Metaverse 需要引人入胜的故事内容和创意体验吸引用户,需要设计自组织的社会学经济学实验激励多人协作沉淀精神价值,NFT 代表的虚拟资产和权限为不同游戏场景带来真实的联结,让用户在虚拟世界拥有相比互联网游戏更大的主控感和真实感。

NFT 应用形式及市场规模概览

通过调研 60 个 30 天交易额超过 1 万美元的 NFT 板块 Dapp 项目,我们可以总结出 5 种主要的 NFT 应用形式,如表 1 所示:

表 1. NFT 应用形式及市场份额(数据 DappRadar,Nonfungible,2021/5/10)

收藏品、卡牌、Metaverse 资产并没有明确的区分,这里我们将数码艺术品或 IP 联名纪念品归类至收藏品 NFT;而通过多维度属性构建的具备不同稀缺度的系列产品归类至卡牌 NFT,这类 NFT 内容素材可以来自加密原生(例如 CryptoPunks)或主流社会知名 IP (例如 NBA Top Shot)。Metaverse 资产指已经可在某款 Metaverse 游戏里挖掘、使用、交易的 NFT,包括虚拟地块、人物形象、武器装备、场景装饰、域名等。在某些 Metaverse 场景中,第三方卡牌、收藏品 NFT 也可作为资产导入(例如 CryptoVoxels),展现出了较高的互操作性。

从交易额和交易用户量看,卡牌 NFT 占市场份额过半,收藏品 NFT 相对小众,Metaverse 资产已经吸引了近半数的交易用户量,但交易额相对较少,主要原因是 96% 的 Metaverse 资产交易用户来自 WAX 区块链上的 Alien Worlds 游戏玩家,进行均价 10 美元的游戏资产交易(以太坊生态游戏资产交易均价是其 400 倍)。

除了这三种主流 NFT 应用形式,市场还推出了一些结合 DeFi 挖矿、DAO 自治机制概念的项目,希望从圈内资深玩家引流。还有一些做票据 NFT、出席证明 NFT、基于 NFT 的合成资产等尝试。这些 NFT 形式多样,有声有色,从 2D 平面图到 3D 动态影像都有,有些还配以 VR/AR 辅助展示功能,来增强交互体验。

以 ENS 为代表的域名 NFT 是去中心化生态的一种基础功能型代币,但尚未实现大规模应用。

DeCo 和 CeCo 的一次联谊

NFT 具备的非同质化特征能将某个具体的收藏品或游戏道具映射为区块链上的一个 token,并将有关信息锁定在 token 合约内;区块链保证该信息难以被篡改,并通过非对称加密对其认证及确权。上述技术为虚拟商品容易被复制、产权难以溯源等问题提供了一条解题思路,故而能把传统商业圈的艺术家、体育明星、IP 运营商、收藏家们吸引过来也可想而知。但区块链和 NFT 技术真的把问题解决了吗?我们不妨从 Beeple 天价画作的整个交易过程一窥究竟。

2021-2-16,Beeple 通过 NFT 发行与交易平台 Makersplace 调用智能合约创建 NFT,通过设定总量为 1、发行量为 1 限定了该 NFT 只代表唯一一件收藏品。并且将存有收藏品相关信息 metadata 的 路径 以数字摘要的形式上传至区块链。而这幅 319MB 的巨型拼贴作品实际上以 jpeg 的格式保存在了去中心化存储系统 IPFS 中,只将访问该作品的路径同样以数字摘要形式存储在 metadata 中。

2021-3-11,该作品在佳士得完成拍卖,这是佳士得第一次挂拍 NFT 作品,也是第一次接收 ETH 支付。根据佳士得官网信息,该平台对买家收取落锤价 14.5%—30.5% 不等的佣金,对卖家也会按比例收取一定手续费。表面上佳士得接受 ETH 支付,但对参与竞拍的买家设置了门槛,要求提前注册并只能采用经 Coinbase、Fidelity、Gemini、Paxos 旗下托管公司认证的地址进行 ETH 支付,以应对合规要求。

2021-3-13,Beeple 通过 Makersplace 平台调用智能合约将 NFT 转至买家以太坊地址。

Makersplace 是支持收藏品 NFT 的发行及点对点交易的平台之一,Beeple 在该平台发行过 119 枚名为 MP-BEEPLE 的专属系列 NFT 并出售给 109 个买家。我们不妨把佳士得拍卖事件看作是 DeCo 和 CeCo 的一次联谊实现了成功的公共宣传效果,并得出如下观察及思考。

利益分配规则设计有待完善

在传统商业模式下,数字版权的收益由创作者、发行方、中介分摊,创作者最终能拿到的部分很少。Makersplace 利用 NFT 智能合约简化了发行环节(Beeple 发行其天价画作花费 131 美元支付以太坊手续费,这是可以在技术层面降低的),但仍然是以中介平台的方式在运营,对一级拍卖买家收取 15% 的手续费;而对于 NFT 的二级市场交易,大部分 NFT 点对点交易平台采用回扣机制(Royalty)来增加创作者收入并收取额外的手续费。例如 Makersplace 对每一笔二级市场交易收取 12.5% 的手续费,将其中 10% 作为回扣支付给创作者。

Rarible「生态化」的机制设计使之成为交易额最大的收藏品 NFT 发行及交易市场。创作者可以按自己设定的回扣比例获得全部收益,而平台创建者通过发行的治理代币 RARI 获得收入,平台参与者都可通过发行、交易 NFT 等行为获得 RARI 空投,但这种设计使其曾陷入交易清洗(wash trading)丑闻,RARI 代币是否会被列为证券也尚不明晰。针对版权问题,Rarible 提供了对收藏品的验证和举报渠道。Rarible 也在努力打通 Opensea 等其它二级市场来完善对 NFT 的交易链条的追踪和回扣机制。

NFT 锚定物的永久性

区块链能记录的数据有限,高清数字收藏品需借助第三方设施存储,大多数 NFT 保证的是持有人对指向该收藏品路径及作品发布方签名信息的所有权,需要有人保存收藏品并维护路径。目前大部分收藏品 NFT 采用的是 IPFS 分布式存储方案,已基本满足当前市场需求,当然也有一些强调数据永久性的项目(例如 Autoglyphs、Avastars)推出及有关程序化生成(procedure generation)技术的讨论。

NFT 锚定物的版权

NFT 通过创作者签名可防止被仿冒,其不可分割特性也能保证同一个 NFT 不能在不同市场复制出售,但 NFT 锚定物的数字版权归属目前并没有在 NFT 合约里限定并形成共识。虽然多数 NFT 点对点拍卖市场在用户条款中指出数字版权归创作者所有,收藏品 NFT 交易者购买的只是艺术家原作副本的所有权,不能用于商业用途,但对数字版权的认证保护仍然需要依赖监管方。这使得 NFT 点对点交易市场支持的交易内容比较局限。所有权认证问题也是实物资产映射成 NFT 进行交易的一大阻碍,需要实现所有权认证随 NFT 同时转移的功能,例如用另外一个认证 NFT 代表所有权归属,这需要引入具有公信力的认证机构。DeCo 中的跨平台版权检验、纠纷解决机制也有待设计。

NFT 发行与交易的合规性

收藏品 NFT 的发行一般基于某个具体的艺术作品,创作者可以限定发行数量并记录在 NFT 中,在拍卖平台以固定价格、限时拍卖、不限时拍卖等形式出售;卡牌和 Metaverse 资产 NFT 由运营方创建,以空投、固定价格售卖、分批递增价格售卖、游戏奖励等方式发行,在卡牌游戏中也可能存在配对已有卡牌生成新卡牌的方式发行。这些 NFT 均可在发行平台或 OpenSea 等二级市场以点对点拍卖的方式流通。NFT 点对点交易容易出现左右手倒卖、洗钱等问题,增加交易平台运营方的合规成本。

大部分 NFT 的发行过程有对应的锚定物并不存在融资属性,但不乏一些激进的尝试,例如 Niftex 提供了抵押 NFT、拆分创建同质化代币来提高 NFT 资产流动性和金融属性的服务,根据美国证监会委员 Hester Peirce 的观点,一些可拆分的 NFT 在某些情况下可能被视为未注册的证券,那么 Niftex 的业务模式可能会面临较大的监管压力。

对于国内监管环境而言,有法务专家指出根据国发【2011】38 号文和国发【2012】37 号文,权益类交易需持牌经营,NFT 交易在国内可能会面临很大的合规门槛。

蓄势待发的 Metaverse

「当我意识到一些孩子能够从虚拟世界中,例如游戏、电影中发现美时,我意识到了时下价值观的真实变化。」日本当代艺术家村上隆在和一群小孩玩疫情期间风靡一时的 Switch 游戏《动物森友会》时获得启发,加入数码艺术家行列,并将其像素艺术 NFT 在 OpenSea 上拍卖。

如果说 Metaverse 的未来是一片想象力变现、注意力争夺的市场,从卡牌 NFT 和 Metaverse 资产 NFT 的市场份额,我们也隐隐察觉到用 NFT 勾勒的虚拟世界正在迅速捕获先行者的注意力。以下是几点观察。

卡牌 NFT 正在向游戏和商业场景寻求外延价值

卡牌 NFT 已经塑造出了多种具有不同风格和文化背景的角色系列,以多维度特征组合构成具有不同稀缺度的 NFT。用稀缺度来支撑 NFT 的价值,这有点沿袭比特币的创建思路为加密原生非同质化资产赋值的意思,以现象级游戏 CryptoKitty 为鼻祖,已经有四年的发展史。但仅仅基于稀缺度,卡牌 NFT 价值的增长并不具备可持续性,它仍然需要寻求外延价值支撑。另一个阻碍其规模发展的因素是底层基础设施性能的制约。

目前,可以观察到卡牌 NFT 正在通过结合游戏体验和附加权限来捕获更多价值。例如,以太坊上一款名为 Boring Yarht Apes 的卡牌 NFT 将解谜游戏与盲盒结合,第一步随机出售不同稀缺度的猩猩卡牌,该卡牌同时是进入下一轮游戏的凭证;第二步陆续推出场景式解谜游戏,胜利者获得 ETH 或典藏级猩猩卡牌奖励。又如,热度仅次于 NBA Topshop 的体育卡牌 Sorare 将足球明星卡牌的收藏价值与对真实足球赛事结果的竞猜活动结合,玩家集齐 5 张职业球员卡牌可参与竞猜,根据职业球员的真实比赛积分排名,获胜者赢得相关奖励。Gods Unchained Cards 则比较完整地将互联网流行的回合制竞争卡牌游戏在以太坊上得以实现。此外,NFT 交易平台 Ether Cards 发行了一种不同等级的会员卡 NFT,使得持卡艺术家、收藏家具备额外收益或折扣特权。

Metaverse 的发展不容小觑

目前已经有多款 Metaverse 游戏在区块链上推出,并开设 Metaverse 资产 NFT 的交易。不同于早些年以 Fomo、博彩为主的游戏 Dapps,现在的区块链游戏项目已经具备互联网游戏拥有的主题场景和情节交互体验。

Metaverse 资产 NFT 的流行来自两股驱动力,一股是专门构建链上原生 Metaverse 游戏的开发者,例如 Axie Infinity、The Sandbox、Decentraland;另一股是迫于传统商业模式压力的游戏资产交易运营方,例如 Enjin、WAX。Enjin 是 2009 年推出的在线游戏社区创作平台,孵化了大量游戏社区并支持社区商店销售虚拟商品,2017 年开始转型为基于以太坊的游戏社区生态,支持开发者基于区块链开发 Metaverse 游戏及 NFT 的点对点交易。

NFT 为游戏资产的交易带来了便利,其不可分割、不可复制的特性也使虚拟世界的资产不再是一串平凡的信息,而变得具象化、可度量,有点物理世界实物资产的感觉,其代表的资产属性和权限更是为不同游戏场景带来真实可控的联结,让用户在虚拟世界拥有相比互联网游戏更大的主控感和真实感。

技术处于刚起步阶段

目前 NFT 生态已经由多条区块链支撑,NFT 交易额 76% 是在以太坊上实现的,但不乏专门为解决性能问题构建的 Flow 和 WAX,其中 Flow 采用了一种较为创新的流水线分工机制实现不用分片达到高吞吐量的结算系统,并且与几大 IP 建立合作,推出了爆款应用 NBA Topshot;WAX 则是 EOS 的一个变种,在技术上并无多少创新,主要靠其来自传统商业的流量和运营能力支撑生态发展。这两条链虽然交易额不高,但各自吸引了 NFT 市场 40% 和 48% 的用户量。侧链 Polygon、BSC 等区块链在交易处理效率上也具有一定优势,是 NFT 应用开发者的另一种选择。

从 NFT 单品均价和交易手续费来看,以太坊远高于其他区块链,参与门槛很高,降低以太坊交易成本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图 1. NFT 单品交易均价(数据源:DappRadar,Nonfungible,2021/5/10)

除了 ERC-721 标准(单笔链上交易只能铸造一个 NFT),也有其它标准相继提出。例如,为了解决游戏资产在百万以上规模用户中发行和流通遇到的铸造费、手续费高昂的问题,Enjin 提出了 ERC-1155,来支持 NFT、FT 混合批量交易的功能,进一步优化 NFT 的交易体验;ERC-2309 也试图扩展 ERC-721 为批量发行。ERC-998 则提出可组合 NFT 功能,例如你可以将加密猫 NFT 和一款 Gucci 联名球鞋 NFT 组合成一只穿着名牌鞋的时尚达猫;ERC-2615 提出添加 NFT 的租赁功能。

为进一步推进 DeCo 的构建和规范,去中心化身份、权属权限认证等技术有待探索,域名 NFT 的应用有望在未来得到更广泛的应用。Metaverse 的互操作体验也有待 NFT 资产的跨市场、跨链聚合交易服务的发展。Metaverse 的内容目前还是以沿袭互联网游戏为主,离 AI 驱动内容创作、多人协作涌现前所未有交互体验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依赖区块链行业以外的 AI、VR、AR、3D 渲染等技术的同步进展。

总结与思考

NFT 在收藏品拍卖中获得了圈外人士的关注,卡牌交易、卡牌游戏、Metaverse 游戏占据了当前 NFT 市场的主要份额。就像 DeFi 也并非一朝一夕就爆发的,去中心化金融也曾出现过诸多乱象,NFT 让我们看见一些可能性。NFT 应用作为一种新的需求端刺激着底层链加快技术迭代来提高吞吐量,对区块链生态发展是一件好事。基于 NFT 构建 DeCo、Metaverse 还有赖各种基础设施的补充、迭代和发展。

作者:链闻;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凡“得得号”文章,原创性和内容的真实性由投稿人保证,如果稿件因抄袭、作假等行为导致的法律后果,由投稿人本人负责得得号平台发布文章,如有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内容,请广大读者监督,一经证实,平台会立即下线。如遇文章内容问题,请发送至邮箱:linggeqi@chaindd.com

上一篇:【链得得晚报】以太坊基金会:柏林硬分叉解决了以太坊长期存在的威胁
下一篇:比特币利空击碎信仰,日内高位持续走低